上水丙岡十年11月20至22日舉行。筆者由於工作關係, 只能在11月22日才可實地到達現場,現僅作一丁點兒的摘要。

入口的大花牌

出發

由觀塘仁愛圍7-11便利店旁有往落馬州小巴途經粉嶺火車站,需時約一個多小時,然後再轉乘火車站旁的小巴58K往丙崗,丙崗村就在北區醫院再入一點的位置。筆者與友人十時許到達丙崗,還未下車,己經見到道士在小巴前的空地、丙崗圍村前的空地化榜...又來遲了一步!

圍前的空地

四周環境

在丙崗圍牆外己放滿了花牌(街坊說約有五十個大花牌),神壇就在圍牆入口左邊,那是天后娘娘今次打醮時坐的神位,是第一天時從村內的天后宮請出來的(從入口進入一直走到盡頭就是天后宮了)。神位旁邊設有讓人們捐款的攤位。在四圍走了一圏,發現大幽昨晚已經化(燒)了,圍牆上善長名字也己撕了, 我們只見村民忙於拜完神的燒豬搬回鄉公所給切,然後分給村民,聽居民說,這些燒豬也要幾千元一隻。

村民忙著把酬過神的燒豬分給村民

爬船划鴨

到了差不多十時四十五分,開始了爬船划鴨的儀式。整個隊長由道士先生帶隊,他拿著一碗水,持著一塊葉,由天后宮開始每家每戶巡遊。每到一家,道士會先用葉撒水,特別是該戶的神主前面,跟在後面有一位仁兄負責打鼓,隨後是生鴨一隻,再之後是一隻紙船,跟著是一隻紙馬。程序是道士在一戶撒水之後,該戶會將一札東東放入紙船(裏面是幾張衣紙,上面有一個紙器物盛著有幾種種子,還有兩枝蠟燭和幾枝香(見下圖)),聽說是因為這一帶以前以種禾為主,這些種籽意味著祈求風調雨順,有好收成,而那些生鴨是要划走不潔的東西。如果筆者沒推斷錯的話,之所以有“鴨-船”的隊形,就是要撥走不好的東西,讓載著各家各戶的種籽的紙船可以順利渡過,不過為何最後有一隻馬呢? 那還有待考證。之後每完了一條巷,隊伍便會放鞭炮。

放入船裏的東東

道士向每家每戶的撒水
扒船
拉鴨

送神回位,封神,獅隊,盘菜和其他

完了爬船划鴨,之後是請神回位。村長身上帶下紅彩帶(就像傳統結婚時新郎掛在身上的彩帶一樣)把天后和各神像放回天后宮,接著分別有武獅、武龍和麒麟共三隊在整條村出圍出巡。不過無論如何最後定必回天后宮拜一拜神,其中武獅在天后宮前做了採青。另外,如果一些居民想的話,他們也可在家門前掛一個生菜讓獅隊採青。

送神回位
武獅
武龍
麒麟

做完這個儀式,看到幾個村民從圍村口把著一個類似新年時用的全盒,另有3個酒杯,還有一個疑似神主牌的物體,到天后宮前。他們點起了香和蠟燭,把元宝和神主牌燒了,算是今天拜神儀式的完結。聽說這就是封神儀式。儀式完結,村內居民在鄉公所在吃盤菜,而下午相信是一些嘉賓到戶外的枱前欣賞節目和吃盤菜-那就在村後一處小空地。

封神儀式

後記

今次是首次有意識地到其他區份嘗試做紀錄。這裏的民間宗教都是這裏的原居民,相反觀塘一帶的節日都是“新移民”來到香港後的組織。

不過無論哪裏,這些民間宗教都有它一定的社區意義,又或許是一個借口讓不同的村民/同鄉走在一起。今天來到丙崗,這裏有不少是10年由於回歸而移民外國的居民,現在有些是回流了,有些是趁著這個時節回鄉留幾天。莫怪乎有位看了6屆太平清醮的婆婆(這可是十年一屆的呢!)說,今屆的氣氛比上屆好多了。盡管大圍的環境氣候我們改變不了,但一個地方的社區網絡可是令一些人願意再留下來、再回來的重要原因之一。

舞龍/ 獅/ 麒麟相片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廣告